因家属念及孩子年幼

曾忠德想知道儿子怪不怪他,可话到嘴边却不敢问,看着儿子被伤痛折磨得哇哇大哭,那声音就像一把刀在他心头凌迟:“即便是撞到别人,我也会负责到底,更何况还是我的孩子。”他咬紧牙关,握紧双拳,“把房子卖了也要让他医下去。”

省医重症监护室(icu)医生潘瑜介绍,小航初入院时右腿伤情非常严重,肾功能也不好,因家属念及孩子年幼,起初极力想保腿,可是右腿坏死的肌肉散发大量毒素,引发高热等症状,不要说保腿,连性命都有危险。

“我说幺儿,你再睡会儿。”心疼儿子的曾忠德两次三番让小航回床上继续睡觉,可孩子想和爸爸在一起,说什么都不肯再睡了,要跟着爸爸去跑车。

“我车的马达有问题,安抚好娃儿后,就去整车。”曾忠德在修车期间,余光扫到小航出门去外婆家,之后把目光收回来,专心一志对付各种零件。

5月20日,医院将孩子右腿截肢,但现在情况仍然不容乐观,感染关没过,孩子随时有生命危险。

在重症监护室,记者见到小航,他因为疼痛双眼挂着泪珠,不住呻吟。他让记者给爸爸捎句话:“爸爸,我不怪你,别内疚。”

深深的自责,亲友的指责,孩子的苦痛就像三座大山,压得他快喘不过气。

他双目通红,连日来的自责已经让这个农家汉子喘不过气,他把头深深埋在手心中,悲怆的音调陆续传来。

“我当时吓得魂都掉了,赶紧熄火跑下来看。”眼前一幕令曾忠德心都碎了,胖乎乎的小航被小货车直接抵在墙上,动弹不得。

事情已经发生了24天,可曾忠德回想起那天的那一幕,依旧脸色发白,捶胸顿足,恨不得扇自己两大耳光。

“我也是懒,想着就让车动一下,引擎盖没合上就往前面开。”可令他万万没想到,去外婆家的小航不知为何半途而返,钻进小巷,准备侧身从货车边上过去,几乎就在同一时间,货车发动,没看见儿子的曾忠德只往前开了30公分,就听见一声惨叫:“爸爸,你压着我了。”

“我从来不会把车停在小巷,偏偏出事前一天,不知怎么搞的,就停在了巷子口。”曾忠德告诉记者,他有一辆农用小货车,平时帮人拉水泥、拉砂石挣钱糊口。

曾忠德一想,既然起床了,索性喊他去不远处的外婆家写作业,还说中午回来带他出去玩。

他没料到,他12岁的儿子正朝这边走来,因为视线遮挡,车子把小男孩抵在了墙....。。

5月1日早晨6点钟,曾忠德早早起床,他答应朋友拉一趟砂石,所以闹钟一响,骨碌从床上翻身而起。

12岁的儿子小航挨着他睡,爸爸一起身,他揉着双眼慢慢地跟着爬起来。

“开这么多年的车,万万没想到,第一次出车祸,受害者竟然是亲儿子。”

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几秒钟后,冲回车上往回倒,失去支撑点的孩子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。曾忠德颤抖着抱起儿子:“幺儿,哪点伤着了?”

因小货车马达异常,他将引擎盖支起检修。修好后,还没合上引擎盖,他就把车发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