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住了鸡

据介绍,南京包括水阁、轿子山、天井洼在内的3座垃圾场全部加强了疫情传播源头防范。为此,水阁垃圾场除了专门消毒灭菌药液,还购置了200吨84消毒液,组织职工每2天一次,分别对库区、办公楼、住场职工宿舍等关键区域,进行喷洒消毒。

桑某从外地转入鼓楼医院时,完全昏迷,多器官出现衰竭征兆,还不时口中吐出粉红色泡沫,病情十分危重。据顾勤主任介绍,在重症医学科干了十多年的她,各种危重病人见过不少,但病情如此迅猛的病例,她还是首次见到。医院领导立即组织多科室精干力量24小时监护,全力抢救。

“虽然有两位病人病情有所好转,但他们的病情仍然十分严重,多器官衰竭还需要很长时间恢复,因此在治疗、护理方面不能掉以轻心,必须密切关注病人的点点滴滴的变化。”顾勤说,h7n9禽流感病毒破坏力相当强,病人入院时都有呼吸衰竭症状,紧接着就是循环系统衰竭、肝肾功能衰竭、心功能受损、大脑受损,等等。如果没有抢救经验和急救综合实力,病人的性命转眼即逝。即使体内禽流感病毒被清除了,但病毒造成的多器官损害要完全康复,还需要相当长时间。

不知不觉,距离我省4月2日晚正式通报江苏确诊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已有半个月。防控疫情如同战场,目前这场战役依然在继续。

“你们看,这是15日23时左右我用手机拍的照片,她对着镜头微微笑了一下。我立刻通过微博把这张照片转发给其他几位同事,大家收到后都激动无比。”

15日下午,南京市水阁垃圾场倾倒处,每当垃圾运输车倾倒完一车垃圾,垃圾场值班的陈师傅等4名工作人员,就要上前看看有没有鸡鸭等禽类尸体。

姚曼君咬牙坚持“不杀鸡”。“养鸡场每天严格执行各项消毒防疫措施,目前,鸡都很健康。我想,保住了鸡,才能等到市场恢复的那一天。”

透过监护室的玻璃窗,记者看到桑某仍然非常虚弱地躺在床上,身边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各种监护仪器,红红绿绿的指示灯不停地闪烁着,病人手和脚不停地抬起又放下,显得有些不安,医生解释说她有点烦躁,这是病情使然。护士靠近她耳朵告诉她,有记者来看她了,她似乎冷静了许多,然后让护士把病床慢慢摇起来,半躺着的她微笑着打出个“v”手势,让护士告诉大家,谢谢大家的关心。

“半个月了,疫情仍在发展,我只能坚持。”姚曼君告诉记者,疫情开始以来,养鸡场的销售一落千丈,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了客人,每天的亏损超过10万元。

根据无锡市城管局下发“禁养令”的时间表,4月14日是市区居民自行处理家禽家畜的最后期限,未及时处置的将由城管执法部门介入查处。昨日记者从市城管部门了解到,依然还有部分居民区内的家禽未被及时宰杀,有少数养殖户将原本的家禽散养模式转为圈养,通过限制家禽日常活动来“隐蔽饲养”。对此,无锡市城管部门表示,将按照《无锡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》依法处理。

16日傍晚时分,当记者再次联系到无锡养鸡场总经理姚曼君的时候,她正在起草一份关于家禽养殖业应对禽流感疫情的调研报告。电话里,她用疲惫的声音告诉记者:“今天接到消息,无锡市已经在制定对养殖户的帮扶政策。我把情况写一写,反映给省里,希望政策早日落地,养殖户早渡难关。”

千方百计抢救患者,多措并举减少损失,成为整个战役中每一个“分战区”进行时的目标。

昨天上午,记者戴上口罩和帽子、换上鞋套,全副武装后,来到了南京鼓楼医院重症医学科icu监护室,重症医学科主任顾勤欣喜地把前天晚上她用手机拍的照片给记者看。照片上的沭阳女患者桑某,虽然鼻子仍然插着氧气管,头发凌乱,但微笑的面容清楚可见。桑某是住在该院的4位患者中病情缓解最好的一位,还有一位是扬州患者尹某,症状也明显出现好转。

“截至15日下午,垃圾倾倒现场尚未发现禽类尸体,一旦发现,将立即进行专门的深埋处理。”水阁垃圾场场长李大军告诉记者,过去一周来,每天平均进场垃圾车200多辆,做到了车车检查。

两位病人病情好转,让医护人员信心大增。“我们将总结成功经验,全力以赴救治另两位患者。”医护人员说。

主治医生虞竹溪告诉记者,目前4位禽流感患者,每天都24小时有专人监护,十几位医护人员实行三班倒,全部放弃休息时间。经全力抢救,沭阳患者桑某和扬州患者尹某,上周起病情出现好转迹象,分别于15日上午和下午撤掉了呼吸机,实现自主呼吸,而另两位患者仍然处在重度昏迷中。

省农委有关人士表示,政府层面的补贴扶持政策正在调研制定中。为减轻农户损失,同时避免出现新一轮禽蛋价格暴涨的情况,省有关部门将通过资金、政策等扶持,鼓励养殖户坚守。南京市农委副主任赵菊林介绍,南京目前正在研究对养殖户的扶持补贴政策,具体措施将在本周内出台。

连日来,姚曼君马不停蹄地奔波在养鸡场和各个部门之间,为自己和其他深陷困境的养殖户争取支持,同时千方百计开展“自救”。“我们现在尽力把鸡蛋销出去,虽然价格很低,多少可以补贴点饲料钱。”此外,养鸡场还减少了鸡的进食量,以压缩成本。